「背包行」體驗旅人-尋找蘭醫的故事

尋找蘭醫的故事

背包隊伍資料:

五個醫學生,五個大背囊,

與一個神奇的南亞國度,

探討斯里蘭卡醫療體制和主要醫療負擔

 

 

出發地區:

斯里蘭卡

任務:

 

1. 透過合作完成任務,與當地醫學生建立友誼,共同分享兩地習醫的經歷,以此互勉

2. 推動可持續的社區外展行動,強化社區健康概念,增強社區預防疾病的能力

3. 通過與當地人的文化交流以及腳踏實地四處遊歷的體驗,感受斯里蘭卡的文化面貌,感受真摯的人情味

4. 擴闊閱歷,學習放開懷抱闖旅途,貫徹走遍天下的backpacker精神

 

序
如果有個國度, 既可以欣賞宏偉的佛教廟宇,又可以漫步葡國小鎮;既可以細味茶園的恬靜,又可以體驗陽光與海灘的激情,那只會是斯里蘭卡。如果要用一張明信片去代表這小小島國,你會選在南部海岸垂釣的高蹺漁夫,西部大草原的一望無際,還是中部聖山阿當峰的旭日紅霞?我想一個也不能少,我要揹著背包,走遍這天地…

邂逅可倫坡

邂逅可倫坡
說來也好笑,我們走進可倫坡大學,第一件事,就是像囚犯般,被押到殖民地建築的行政樓,心裡滿是忐忑。看著押送我們的惡叔叔,心中暗嘆:「不是說斯里蘭卡是個微笑國度嗎?」…

火車與加勒海岸線

火車與加勒海岸線
對面火車的小女孩:在等誤點火車的「空窗期」間,對面月台緩緩駛來一輛鐵皮火車。 正對著我們的車廂裏坐著一個小女孩和她的父母。 她趴在窗前好奇地看著我們這群外來生物,精緻的臉上帶著的笑容靦腆得很。 她身後的母親對我們做著用筆寫字的手勢,思索了半天, 我們在Tempo紙巾上寫上了I love you三個字。車門邊的一個男人看我們躊躇著不知該如何將紙巾送到她手上,便跳下車越過路軌當起了郵差…

斯里蘭卡交通攻略

斯里蘭卡交通攻略
要遊遍斯里蘭卡,選擇適當的交通工具不但可以節省時間、金錢,還可以一舉多得,欣賞美景、結交新朋友、體驗錫蘭的風土人情…

不期而遇的波頌節

不期而遇的波頌節
原來在斯里蘭卡,每個月圓之夜都有它的專屬故事。6月19日,是六月的月圓節Poson Full Moon Poya Day,譯作“波頌節”。上個月的衛塞節,是十二個月圓節中最重要的一個,波頌節僅次之,是紀念佛教傳入斯里蘭卡的日子。為了紀念這一重要時刻,斯里蘭卡的佛教徒在波頌節這天會去寺廟拜佛,也有像衛塞節一樣懸掛燈籠的習俗…

Backpacks不是蜜糖罐

Backpacks不是蜜糖罐
吃過簡單午餐後(當地中國餐館的外賣炒麵能有多可口,哈哈)就到巴士站趕乘下午2時開往Ella的直通巴士了 。 豈料,這天是Poson Day翌日,巴士司機都不上班,直通巴士停駛了。我們只好乘另一輛巴士,到中途站再轉車到斯里蘭卡中南部的巴士大站Wellawaya, 從Wellawaya可乘巴士到今天的終點Haputale。研究過 google map, 第一程巴士要坐上至少兩個小時,我們就安心地在車上休息了(我是醒著的)。那知過了一小時,巴士上的conductor忽然催促我下車,上前面的巴士到 Wellawaya。我只好帶著還在朦朦朧朧中的隊員們在荒涼的公路旁換了車,繼續乘著風在山林中奔馳…

遇上最可愛的五個人

遇上最可愛的五個人
在斯里蘭卡的七天裏,我們遇上了各種好人與壞人;遇上了想起都后怕的危機,也遇上了來自陌生人最真誠的接納和祝福。然而,我卻想把那其中五個最可愛的人用文字記錄下來。因為即使此刻坐在這片石屎森林裏回想那七天的夢,這五個人還是會讓我的心產生毫不退色的悸動,甜甜的,暖暖的。五個人同樣可愛,排名不分先後…

斯里蘭卡的特產

斯里蘭卡的特產
Treacles同楓葉糖漿Maple Syrup有d似,不過無禁甜,多左小小香料味,當地人鍾意用來撈yoghurt或點水果伴椰汁飯食。我都唔知可以點樣形容treacles既好味,只可以話自從Galle既民宿老闆Mr Kodi請我地食之後我就深深上癮,冒著港女增肥既威脅都要食,冒着會係行李爆左或倒瀉既危險都要帶翻來,涼粉雪糕yoghurt齋手指咩都點來食,就知有幾邪惡…

健康無分國界

健康無分國界
在斯里蘭卡的火車上、道路上、餐廳裏、民宿裏,每每碰上當地人,他們第一句就會問:「你為什麼選擇來斯里蘭卡啊?」我們答是要尋找傳統醫藥「蘭醫」(Ayurveda medicine),便會得到一個個驚訝的神情,原來自己國家的醫療體系及傳統醫藥,竟得到我們這群遠方來的醫學生垂青。七天的旅程,與不同背景、不同地方的斯里蘭卡人交流過,我們對斯里蘭卡的公共衛生有何了解,而傳統醫藥又扮演了什麼角色呢?…

夢醒後記

夢醒後記
在離開斯里蘭卡的飛機上,我一共睡醒了三次。第三次的時候,飛機已停在中國成都機場的跑道上。一個可怕的念頭忽地出現在腦海裏—我只是發了一場夢,畢竟誰可以證明我踏上過斯里蘭卡這片土地呢。獨自在成都機場等待回家的飛機,打了两小時的瞌睡還有两個半小時的空閒。雖然心中不愿意,但還是覺得要把這場夢寫下來,给夢一個結局,也给夢一個可靠的纪録,讓我閒來可以看着照片再發一次錫蘭夢…